科学家如何看待新冠病毒的来龙去脉

来源:《求是》2020/10 作者:青 原 2020-05-16 09:00:00

  弄清楚新冠病毒源头和传播途径,对于当前打赢全球疫情防控阻击战至关重要,对于防止同类疾病再次发生意义重大。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内外科学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展病毒溯源等相关研究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和一定共识,为早日找到新冠病毒源头、有针对性地做好防控工作,奠定了科学基础。在研究过程中,科学界以事实为依据,站在科学规律的角度,对将病毒源头问题政治化、污名化、意识形态化的种种谬论,予以旗帜鲜明的驳斥。

  “病毒溯源本身是科学问题”

  病毒溯源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同时也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难题。溯源的目的是为了从源头上切断病毒传播链、打好疫情防控全球战“疫”、防止病毒卷土重来,而非指责、“甩锅”。当前,国际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撇开科学研究与人类认识的规律性,恶意炒作病毒来源问题,抛出所谓的“人为论”、“隐瞒论”以及“道歉论”、“赔偿论”,给病毒溯源问题打上了鲜明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烙印,甚至进行种族主义攻击,严重扭曲和毒化了病毒溯源本身的科学价值和意义。世界上许多科学家纷纷站出来澄清事实、讲述道理、驳斥谬论。

  病毒溯源“对传染病防治意义重大”。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最早发现者、埃及病毒学家阿里·穆罕默德·扎基博士认为,人类对病毒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回击谣言最有力的武器是进一步的科学思考与求证。日本国立长崎大学病毒学家北里海雄说,病毒溯源、寻找中间宿主、研究病毒进入人群的传播途径,对于彻底切断病毒传播,意义十分重大。《柳叶刀》总编理查德·霍顿指出,我们确实要了解这种病毒的起源,知道它来自于哪里,了解它的传播过程,进而减少传播到人类的风险。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国屏表示,病毒溯源“对传染病防治意义重大。找到病毒源头,理解病原是如何发展成为对人类致病的病毒,才能回答病毒会不会反复出现,也就是大家关心的是否会卷土重来的问题”。

  追踪病毒的起源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科学问题。国际病毒史学家协会的阿德里亚娜·埃吉博士和凡·巴克尔博士表示,追踪病毒突变需要对病毒的所有遗传物质——基因组进行排序,需要通过研究从成千上万的患者身上提取的病毒遗传物质,从中寻找疫情暴发的历史线索。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马里兰大学病毒学家赵玉琪博士指出,病毒溯源研究是一个科学难题,且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科学家需要经过流行病学调查、基因组分析、宿主(中间宿主和自然宿主)筛查认定、野外取样、病毒分离株同源性研究以及最终的生物信息学分析认证等多个环节,才能追踪到病毒的源头。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施一说,病毒溯源本身是科学问题。从病毒溯源科学研究全过程来看,这是一项科学难题,需要较长时间,需要各国科学家深入研究。

  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分析了来自全球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超过7500个病毒基因组数据,发现新冠病毒2019年年底可能已在全球传播。 新华社发 朱禹/制图

  “对病毒来源的调查要‘以科学为中心’”。《自然》杂志发表社论指出,许多国家领导人都希望听取专家的科学意见,据此采取行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挽救生命。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表示,对新冠病毒来源的相关调查对防止疫情卷土重来非常重要,对病毒来源的调查要“以科学为中心”,让科学家主导。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指出,新冠肺炎源头是科学问题,无证据就随意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的。布鲁塞尔知名智库“欧洲之友”政策研究部主任莎达·伊斯拉姆表示:“阴谋论是疫情带来的最糟糕的事物之一。我们从关于疫情的阴谋论中得到的教训是,我们必须认真聆听公共卫生专家的意见,他们知道如何应对病毒肆虐、如何探求病毒真正的来源。”

  “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来源地”

  从流行病学调查角度来说,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来源地。历史上,病毒首例报告地也往往并非来源地。一战末期全球大流行的所谓“西班牙流感”,虽然在西班牙首例报告,但实际上早在美国、欧洲等地传了个遍,一些研究更是将源头直接指向美国的堪萨斯州福斯顿军营。世界卫生组织、《自然》杂志都多次强调,最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来源地。新冠肺炎疫情虽然由中国武汉首先报告,但没有证据表明病毒源头也在武汉。科学家们表示,病毒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国际上有一些人无端指责中国是新冠肺炎疫情传播的源头,没有任何意义也缺乏科学依据。

  2020年1月26日,《科学》杂志援引美国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的观点指出,武汉海鲜市场可能不是新冠病毒起源地。 人民网供图 王政淇/制图

  “华南海鲜市场有一些病例,但不是该病毒的源头”。《科学》杂志1月26日刊发文章指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并非新冠病毒起源地。2月21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等机构研究人员发表论文,将全球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患者的数据做对比,发现很多衍生病毒基因形态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之外,也再次印证了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起源地的观点。2月24日发表在《世界卫生组织简报》上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病毒有三个分支变种,其中感染初始变种病毒的患者从未与华南海鲜市场有过任何接触。3月初,《自然·医学》杂志也发表了一篇研究新冠肺炎病毒起源的论文。该文作者之一的美国杜兰大学医学院教授罗伯特·加里表示,许多人认为该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这可能是个误解。“我们的分析以及其他一些分析都指向了比那更早的起源”,“华南海鲜市场有一些病例,但不是该病毒的源头”。法国《解放报》刊文指出:应停止指责中国是病毒源头。研究表明在武汉暴发的病毒菌株并不是病毒的来源,或者说这一病毒菌株只是众多病毒来源中的一个。

  2020年5月3日,《国际抗菌剂杂志》网站刊发了法国巴黎东北郊塞纳-圣但尼医院集团主持撰写的研究论文。研究指出,一名在2019年12月底被当作流感患者的病例具有新冠肺炎症状,该患者并没有武汉旅行史和接触史。这表明,新冠病毒已于2019年12月下旬在法国传播且与中国并无关联。 人民网供图 王政淇/制图

  “病毒可能在任何地方最先出现”。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发现了无中国接触史且发病时间更早的病例。医学期刊《国际抗菌剂杂志》网站刊登题为《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国传播》的论文,研究人员对14个2019年12月2日到2020年1月16日期间因流感疾病入住重症监护室病例的冷藏鼻咽拭子进行核酸检测,发现一名2019年12月27日到医院就诊的男子检测结果呈阳性。这一病例与中国没有关联,并且在发病前没有临近旅行史,这表明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国传播。意大利米兰萨科医院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马西莫·加利表示,他率领的科研团队已经分离出意大利境内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毒毒株,通过与中国52种新冠病毒序列进行对比分析,发现意大利被感染的患者病毒与中国没有联系,它是在意大利境内流行起来的新型冠状病毒。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贾哈博士表示,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两名居民分别在2月初和中旬死于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并没有外出远游的经历,更没有去过中国,这就说明早在1月中旬,甚至更早,病毒就开始在加州社区传播了。贾哈博士认为,美国有必要回溯1月甚至2019年12月的病例,搞清楚到底最早是什么时候出现新冠病毒的。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3月中旬就曾公开承认,“在美国,一些‘流感’死者可能实患新冠肺炎”。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尔·梅尔哈姆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已拥有新冠病毒抗体,这比美国今年1月20日报道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提前了两个多月。剑桥大学遗传学家彼得·福斯特表示,根据基因数据来看,武汉不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地。对于比中国发现更早的病例并不吃惊,该病毒的第一例感染95%的可能性是发生在2019年9月13日到12月7日之间。正如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所指出的,新冠病毒是全球挑战,源头尚不确定,病毒可能在任何地方最先出现。

  原始病毒类型感染者“主要位于美国”。《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德国和英国研究团队共同撰写的论文,分析了自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3月4日期间从世界各地采集的160个新冠病毒基因组数据,发现了3个主要SARS-CoV-2变体,即A、B和C型,其中A型为原始病毒类型。研究发现,感染A型的样本主要位于美国和澳大利亚,且2/3美国样本感染的是A型,中国及东亚地区感染的主要是B型。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对全球多国新冠肺炎患者身上提取的病毒进行基因分析后发现,新冠病毒在欧洲和美国等地的传播时间要比各国官方报告的首例病例发现时间(1月或2月)提前数周甚至数月。哈佛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副教授威廉·哈纳奇认为,在3月中旬美国境内暴发的新冠病毒,更有可能是来自美国国内而不是来自海外。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微生物学和免疫学专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表示:“绝大多数确诊病例都是国内传播导致的。我总是听到有人指责这是别人的错,那不是真的,这是我们自己的错”。3月10日,美国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一条请愿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

  “反对有关新冠病毒来源的谬论和阴谋论”

  当前,在国外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流传的所谓“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的谬论,被国际有识之士称为阴谋论。27名国际知名科学家在《柳叶刀》上发表声明强调,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偏见,损害全球共同抗击该疾病的工作外,别无他用。

  “新冠病毒源于中国实验室的理论‘可笑且荒谬’”。法国免疫学家、新冠疫情科学委员会负责人让-弗朗索瓦·德尔弗雷西明确表示,新冠病毒源自实验室的假设是“一种不属于真正科学范畴的阴谋论观点”。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已经长达15年、专门研究大流行病起源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表示,新冠病毒源于中国实验室的理论“可笑且荒谬”,武汉病毒研究所尚不具备引发疫情的病毒。有“病毒猎手”之称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研究中心教授利普金指出:“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证据都将病毒来源指向野生动物。或许有某种未知家畜作为中间宿主,但这是从野生动物传入的,现在开始人传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一些言论声称的所谓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行为不当。”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疫情应对特别小组成员安东尼·福奇表示,导致新冠肺炎疫情的病毒并不是来自中国的实验室。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研究生物安全的教授格雷戈里·科布伦茨表示,疫情暴发后,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了若干早期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这使其他国家得以研发诊断工具,没有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掩盖病毒源头的行为。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病毒和免疫部门主管奥利维耶·施瓦茨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新冠病毒并非在实验室中产生,这可以从病毒的基因中看出,中国科研人员对病毒基因组进行了测序,随后包括巴斯德研究所在内的许多其他实验室也都进行了验证。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刊发题为《不!新冠病毒不是来自中国的生化武器》的文章,强调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中国病毒实验室的产物。美国国际开发署新型威胁部门原负责人丹尼斯·卡罗尔也曾与研究新发传染病的中国科学家共事多年,他认为没有证据表明中国研究人员正在研制一种新型病原体。

  2020年3月17日,《自然·医学》杂志刊发美国、英国、澳大利亚5位权威科学家的研究论文证明,新冠病毒不可能是实验室造出来的,可能是病毒对人或动物宿主的自然选择。?人民网供图 王政淇/制图

  “所谓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漏绝无可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流行病学专家乔娜·马泽特认为,新冠病毒的传播不可能是源自武汉实验室泄漏,并列出了主要原因,一是实验室样品与新冠病毒不匹配;二是实验室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三是新冠病毒是人畜共患疾病中暴发的一种最新病毒。美国加尔维斯顿国家实验室主任詹姆斯·杜克明确表示:“武汉实验室和欧洲、美国的实验室管理同样严格”。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袁志明表示,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恶意”指责是“无中生有”,并与现存所有证据相矛盾,“武汉病毒研究所无意也并不具备设计并创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能力。此外,新冠病毒基因组并没有任何人为改造的痕迹”。研究所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和科研行为准则,“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具有先进防护设施和严格措施,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实验人员和环境的安全”。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病毒学家丹尼尔·安德森称:在过去两年里的不同时期,我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里工作过,我可以亲自证明,那里实施了严格的控制和抑制措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非常能干、勤奋,是优秀的科学家,有着卓越的业绩记录。美国波士顿大学国家新发传染病实验所副主任、医学和国际卫生学教授杰拉尔德·科伊施表示:“据我所知,武汉实验室的安全安保系统及规程是最先进的,而且(美国的加尔维斯顿国家实验室)曾帮助训练了那里的许多研究人员,并且双方有协作,我敢肯定他们是很专业的。这使得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很小。会发生事故吗?在我看来,不会。”专门研究大流行病起源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明确表示,所谓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漏绝无可能。

  2020年4月29日,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在其网站上预发表的一篇论文,将法国检测到的97个新冠病毒样本与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发布的338份新冠病毒序列进行比对和溯源分析。研究发现,法国流行的新冠病毒和1月发现的中国输入病例感染的病毒并非来自同一毒株。这说明,导致法国本地疫情暴发的病毒并非来自中国。 人民网供图 王政淇/制图

  “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阴谋论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流行病学家哈桑·瓦利说:“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阴谋论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实际上,有证据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出现,初步的基因分型研究显示了该冠状病毒与其他蝙蝠病毒的关系。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要以不负责任的方式为谣言添油加醋,利用全球危机攫取政治得分。”路透社刊发报道称,关于新冠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的指责是阴谋论,印度理工学院一篇已被科学界广泛批评因而撤稿的论文,对一些阴谋论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指出,科学家一直在进行基因分析,以确定病毒的来源及其感染人类的途径。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表明,例如“病毒是哪一类人群的责任”的流言和政治攻击毫无根据。“恐惧和谣言只会破坏全球合作,只有我们停止这种出于政治目的的指责,才能真正把人们的视线聚集到目前更重要的任务上——共同抗击疫情。”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法德拉·沙伊卜4月21日表示,应该警惕“虚假信息大流行”,反对有关新冠病毒来源的谬论和阴谋论。当前各方的共同焦点应该是事实而非恐惧。

  “疫情不应该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

  科学研究的目的是让人们知道科学事实和真相。然而,由于一些政客热衷于搞污名化、妖魔化和毫无根据的指责,一些媒体热衷于散布臆测和谣言,在病毒起源问题上,西方国家部分政客的声音远远大于科学家的声音,甚至有意掩盖和忽视科学家的声音。对于将病毒源头问题政治化、污名化的种种“甩锅”行为,国际社会和科学界纷纷指出,这种“政治病毒”的危害比新冠病毒本身还大,决不能任其肆虐而影响全球合作抗疫大局。

  “有些人在出于政治目的利用有关谣言”。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流行病学家哈桑·瓦利表示:“我们必须小心,不要给谣言生存空间”,有些人在出于政治目的利用有关谣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专家文森特·拉卡尼罗认为,所谓病毒可能是人为制造或实验室泄漏等“诸多不实说法是由政治驱动的,完全没有科学依据”。英国《卫报》援引美国华盛顿大学一名学者的话说,疫情不应该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向竞选机构发送了一份长达57页的备忘录,建议共和党候选人通过积极攻击中国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该备忘录强调了三条主要的攻击路线:一是“中国掩盖真相导致病毒蔓延”,二是民主党人“对中国态度软弱”,三是共和党人将“因中国导致了此次疫情的传播而推动对中国的制裁”。这份备忘录敦促共和党候选人在回答任何有关病毒的问题时,坚持不懈地发表反对中国的信息:当被问及新冠病毒的传播是否是美国的错时,候选人被建议将话题转向中国以作为回应。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4月20日刊发长篇调查文章,详细揭露了《华盛顿邮报》一篇漏洞百出的报道是如何将新冠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的阴谋论主流化的。“灰色地带”调查发现,这篇报道可谓漏洞百出,不仅对引用的内容“挑挑拣拣”,还将反华活动人士虚构为“科学家”,而文章作者乔希·罗金更是曾屡屡炮制假新闻。

  一些政客煽动恐惧,是为了“掩盖某些国家卫生系统的无能或抵御疫情方面的过失”。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疫情应对特别小组成员安东尼·福奇表示,如果在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政府就采取措施,本可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美国疾控中心官网日前发布了该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等人撰写的分析报告,复盘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发展。报告认为,持续的旅客输入、大规模聚会、缺少防护措施促使病毒在高危场所和人口密集区扩散、检测不充分和无症状感染导致病毒在未被察觉的情况下传播,这四大失误造成了美国疫情加速蔓延。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生物统计学和流行病学教授尼古拉斯·杰威尔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流行病学研究员布莱塔·杰威尔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表示,他们在分析了白宫使用的流行病模型数据后发现,如果3月2日,在美国仅报告11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时,政府就采取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那么至少在美国第一波疫情中,90%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或是可以避免的。哪怕相关措施在3月9日生效,那么或可减少60%的死亡病例。俄罗斯流行病与微生物学专家亚历山大·谢苗诺夫表示,通过对病毒进行基因组测序,研究人员完全可以区分病毒是来源于自然还是由人工制造。关于“新冠病毒被人为添加基因片段”的说法与事实不符,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为了“掩盖某些国家卫生系统的无能或抵御疫情方面的过失”。美国沃克斯新闻网“科学与健康”版主编伊丽莎·巴克莱撰文指出:“有关病毒来源的声势浩大、捕风捉影和莫名其妙的讨论——特别是在美国——已经陷入真空,共和党正加紧努力把疫情的责任归咎于中国”,“指责中国是造成这场大流行病的动机是显而易见的——实验室泄漏理论成为他和他的支持者正在使用的各种论据之一,目的是转移人们对他失败的注意力”。

  “个别政客和媒体煽动的针对中国的仇恨情绪”,是另一种病毒。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专家默林·乔科万认为,在美国历史上,仇外心理长期与公共卫生话语交织,传染病常常被笼统地与“外来者”群体相联系。这种污名化错误倾向,还导致了许多歧视性政策出台。美国沃克斯新闻网指出,医疗卫生专家早就提出,应避免在命名时把病毒与个人或国家联系在一起。将新冠病毒同中国相联系,符合美国将问题责任推给外界的一贯做法。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蒂芬·金泽撰文称,美国的政客们似乎达成了新共识,无论发生什么坏事都是中国干的,两党更是催生出了“甩锅”大赛。美国政治分析家丹尼斯·埃特勒说,事实上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并非源自中国,这种病毒早些时候就已经在美国存在。美国对中国的指责,以及所主张的阴谋论——即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制造的——是非常无耻的。德国中国问题专家米歇尔·博喜文指出:“毫无疑问,当前新冠病毒仍在世界各地传播,它威胁着人类的健康。但还有另一种毒化人们心灵的病毒,那就是个别政客和媒体煽动的针对中国的仇恨情绪。”

  从人类和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斗争史来看,人类对于病毒的认识仍然是极其有限的,这是一个需要随着科学实践发展而不断深化的动态过程。病毒溯源的科学研究,是一道科学难题,涉及方方面面,存在很多不确定性,需要国际社会通力合作,将各国病例的生物学信息和流行病学证据汇集成相互印证的链条,才能找出源头。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表示,在回溯性地重新检测先前储存的样本时,可能会发现更多早期病例。期待更多国家回溯病例样本,以获得更全面的信息,这将让世界对疫情有一个更清晰、更深入的认识。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肆虐,世界各国应该加强抗疫国际合作,尊重事实,尊重科学,少一些没有事实根据的无理“甩锅”,多一些真诚务实的国际合作。只有这样,才能早日攻克病毒溯源这一科学难题,应对好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

标签 -
网站编辑 - 王慧
网站地图 申博会员官网登入 AB亚洲馆正网开户 皇马娱乐官网
菲律宾申博星级百家乐 申博官网下载 太阳城亚洲手机版 澳门赌场玩法
申博太阳注册登入 四季彩官网登入 彩八北京时时彩 金道博彩娱乐线上开户
AB亚洲手机版下载 申博官方登入 申博娱乐集团 XTD旗舰馆网站
XTD旗舰馆正网 AB亚洲馆官网开户 XTD旗舰馆真人 AB娱乐网址
8RQS.COM 5888DZ.COM 1112978.COM XSB918.COM 777sbib.com
1113887.COM 549xx.com 193SUN.COM 666TGP.COM 8GJS.COM
5555ib.com 55TGP.COM 878XTD.COM 8JAS.COM 55sbib.com
99sbsun.com 5555ib.com 451xx.com 8YWS.COM 191tt.com